长夜充耳闻

自称常树的尸体。

诈了好久的尸,想想还是想要发布出去orz就想着,这样能不能扩到列啊xxx(像我这种小透明)emmmmmmm大概是一段对话吧……?
——或许我对土方组一直没敢动笔的原因,也可以斗胆称之为热诚吧。

(兼桑找了一直闷闷的堀糖,想要了解情况并且安慰一下)
“啊,国广,”我结束了长时间的亦步亦趋,一个紧步赶上去,“如果,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都和我说吧?”
“那么,”离我半步远的人突然刹住脚步,偏过头来看向我。他的神色认真,像是要看进我眼里。
“也包括我喜欢兼桑这件事吗?”

想着应该没有太写坏(ಥ_ಥ)

年日月

「一」
……或许人一生最受记挂的时候,就是要挂的时候。自从我被查出鼻咽癌晚期之后,就连毕业后疏于联系的初中好友,都风尘仆仆地赶来看望我。
……只可惜没有热肚的好酒,聊以作陪迟来的叙旧。更不巧的是,我那仅剩三分之一的喉咙,难保能说出完整的寒暄。
……前来探望的人们都如出一辙。我的床边摆了一张板凳,旧版型,高椅脚。因为不便坐在我床沿,他们只好坐在那里,手安分地摆在腿上,劝慰声连连。他们会送来苹果和花束,却安置在我拿不到的地方。
……探病的旧友三三两两地来,有陆陆续续地走。我等了一天,却独独不见一个心心念念的胡岱之。
……我只是在想,如果是他的话,情况会不会不一样。

……约摸八点,我得见一个一身休闲服的人。只能说,这是这个家伙独有的风格,两手空空,空背一只双肩包,就能来见病号。
……他早早地来了,只不过先和母亲打了不短的招呼——
……见了来人,我笨拙的脑子却想不到如何开口。意料之外地,他一路径直走到床边的附柜旁,拉开了双肩包的拉链——
……他递过纸笔。
……“坐。”我努力校准发音,希望能被听懂。
……不想,他一个屈膝蹲了下来,顿时视线与我平齐。
……“太高的椅子坐不习惯。”
……二十八岁的他望着我,伸出了原本垂在一侧的右手——平日里,只有母亲会这么做。
……只有母亲愿意,握住我的手。
……“我会,带你出去。”他不再看我,手指并未合拢,“如果你相信我,就击个掌吧。”
……“……好。”尽管我咬字清楚,发音却依旧模糊。
……结果到最后,你也没能说出“救”这个充满英雄气概的字眼啊。

感觉省略号真的是炒鸡好用的段空符号啊……不过也只有我会这么干吧_(:з」∠)_感谢所有的红心蓝手,你们是我坚持秀烂笔的理由(⁄ ⁄⁄⁄⁄ ⁄)

年日月

「引」
……“20XX年,世界爆发‘失眠恐慌’,全球各地陷入不同程度的‘睡眠危机’。
……“时间推后三年,人类初次研发出抗失眠药物——长梦,作为与失眠抗争的秘密武器。该药物可明显延长睡眠时间,改善睡眠质量,是解决问题的良方。只可惜其毒性之大,会使服用过度者出现各类不良反应,最终危及性命。
……“人类与失眠抗争十年,终于迎来了历史上的新时期——即我们现所处的——
……“安梦时代。”
……导游设备里出现语毕提示,旋即历史纪念馆的陈列柜前挤满了人——那些都是后辈了。
……“讲解得怎么样?”
……我不置可否。
……“也是。不论后辈怎么想,经历过的人都只视作‘平常’。”妻子笑言罢,忽收敛了神情。
……“你还在想他吗?”
……“看来我还是输了。”
斗胆一艾@淡海晚潮生  @流着白眼翻着泪
忐忑至极的首发布_(:з」∠)_